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换旗破赵 >

秦国为什么打败赵国 长一点

归档日期:10-04       文本归类:换旗破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前284年齐国吞并宋国后遭到列国一直反对,燕、赵、秦、魏、韩五国拜乐毅为将,大破齐国。齐国遭到五国伐齐的沉重打击虽然勉强复国但实力极大衰落,从此一蹶不振,赵国在东方挫败了最大的竞争对手齐国,同时赵武灵王进行的胡服骑射改革使赵国建立起中国第一支制式骑兵部队。

  使赵国一跃成为关东六国之首,赵武灵王更亲自乔装使者入秦,考察秦国地形,意图于九原出击绕开函谷关攻灭秦国。沙丘宫变之后,赵武灵王薨,赵惠文王继位。

  期间赵国名将名相辈出,数败秦军。于渑池与秦盟会后,趁秦攻楚的机会出击关东,夺取齐的高唐,又遍击关东诸国,夺取土地。一时在关东声威无两,直至因上党郡归属问题导致的长平之战。

  赵括在对秦军所知甚少的情况下,指挥主力出击屯扎在故关前的秦军部队。秦军按照白起的将令,接战不久后便诈败,沿直通长平的大道逃跑,把追击的赵军主力引诱到预设战场。赵括不知中计,指挥全军猛攻秦军阵地,给予秦军重大杀伤,但秦军顽强抵抗,赵军无法攻破。

  赵军出击主力失去后勤保障,秦军抓住有利态势,从两翼攻击赵军。赵军分兵作战,不能取胜,被秦军压缩在了秦军防御壁垒所在的将军岭与韩王山所夹挟的一片低凹的山谷。

  面对险恶战局,赵括命令部队原地筑垒防御等待援兵。秦军乘势合围赵军于谷地。赵军被围的消息报到邯郸。赵孝成王意欲合纵抗秦,遣使求救于临近的楚、魏等国。但由于之前赵国使者入咸阳和谈得秦昭襄王厚遇,诸侯国不愿救赵。

  赵孝成王只得派出本国的部队赶往长平前线救援。秦国方面,得知赵军主力已被合围,昭襄王亲自赶到河内郡,给所有的郡民赐爵一级,命郡内十五岁以上男丁悉数出征支援长平前线,阻击赵国援军,被围的赵军无法得到援助。

  9月,在被困46天后,赵括在突围时被秦军射杀。赵军伤病饿殍无法再战,只得全体投降。秦军俘虏赵军近40万人,己方伤亡过半。

  前229年,秦攻赵国,赵幽缪王派李牧、司马尚率军抵抗。秦将使用反间计使幽缪王杀李牧、司马尚。秦将王翦于是率大军攻赵,突破井陉口,攻陷邯郸,俘虏了赵幽缪王。赵嘉逃到代城称代王,前226年曾与燕军合兵于易水之西会战秦军,战败后迫使燕王交出太子丹。

  前222年秦军灭代,俘虏赵嘉,赵国亡。而秦终于在灭赵之后已无国可抗秦,遂统一中原。

  赵国有丰富的土地资源:河套平原、华北平原、大同平原、太原盆地比较适宜农业生产,尤其是由黄河冲积而成的华北平原,地势平坦,沃野千里,水源丰富,赵国领土南北跨度较大,气温差比较明显,适合多种农作物生长。

  受复杂多样的土地资源和气候条件的共同影响,因而赵国经济发展呈现多样化的特征,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商业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在整个社会经济生活中都占据有重要地位。

  赵简子时期,赵简子便进行了扩大亩制、减轻赋税以刺激农业生产的改革,为三家分晋、赵氏建国奠定了基础。赵国的农业采用精耕细作的耕作方式进行生产,重视深耕、中锄、积肥、施肥等技术。赵国统治者已经采用一年两熟制。到战国中期,赵国已成为重要的农业地区。

  赵孝成王在位时期,实行货币改革,在石邑(今河北鹿泉境内)铸造“石邑”三孔布货币。

  由于赵国尚武重利,长期轻视农业和内政的发展,而间接导致赵国后期长年战争中粮草和兵员的问题。

  展开全部在战国后期合纵与连横战争的错综复杂的历史背景下,秦国与赵国关系的发展变幻,在一定意义上说成为纵横战争的晴雨表。秦赵之间的关系由修好外交而逐渐演变为生死存亡的战争,而特别是秦赵之间的一系列大规模的战争最终决定着战国后期的历史进程。对于赵国的灭亡,以往史家多有评论,认为赵国在长平之战中用人不当,必败无疑;在晚期抗秦战争中听信谗言,自毁长城,错杀李牧,必亡无疑。我们认为除了以上诸多因素外,应该更深入地在赵国的社会内部机制去探究,它的改革的不全面、不彻底性应是赵国灭亡的根本原因。通过分析战国后期秦赵关系的发展脉络,我们可以更清楚地找到它的根源所在。

  赵武灵王的改革主要是军事制度的改革,他学习了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射的战术方式,采用了骑兵编制和胡人服饰,也具有文化融合的意义,但他并没有扩展到政治改革特别是经济制度的改革,其以经济为基础的综合国力没有从根本上得到加强,这一点和秦国相比更为明显。秦国自商鞅变法而起的改革,涉及到户籍制度、土地制度、政治制度等各个方面,形成以“奖励军功”为中心的制度,在推动农业生产关系方面也产生重要作用,因此秦国的生产力得到进一步的解放,加之后来的水利工程建设,遂使关中地区成为富庶之地,成为支持秦国对外战争的物质基础。再看赵国,文献中几乎见不到赵国改革对经济的影响,因此他对战争的支持力度也必然明显不足,以长平之战为例,赵军在战争中被困46日,竟得不到粮草的基本战略物资的供给以至于官兵相食而亡,赵国为了支持战争不得不向齐国借粮,这就说明即使在经过胡服骑射改革成功后的赵国,在经济上仍然没有足够的实力来支持战争。

  赵国的改革在政治上也没有触动封建化的进一步发展,其血缘政治与贵族政治表现得十分明显。据《史记赵世家》记载,武灵王的改革,开始便遭到贵族守旧势力的反对和阻挠,但在武灵王的说服和威逼下,公子成等人选择了服从。公子成(王叔)反对胡服改革,表面上是反对武灵王的“袭远方之服”,实际上是担心“变古之教,逆人之心”,是赵国贵族阶层因循守旧观念的集中反映。为了推行改革,武灵王是以当前面临的外强环逼,以“服为便用,礼为便事”之说说服了他。赵造等王室成员认为,“圣人不易民之教,智者不变俗而动”。(《战国策》卷一九《赵策二》。)赵武灵王则以“衣服之制所以齐常民也,非所以论货者”,表明它的改革不会涉及到政治制度的范畴,这又反映了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改革的思想局限性。这样,一方面使胡服骑射在简便形式上的改革得以成行,也表明改革的层次不会深入,从后来的实际看,包括赵武灵王在内的赵国统治集团都没有把这个变革发展下去,血缘政治依然是赵国的政治制度主体,旧贵族势力,包括武灵王本人都十分浓厚,后来赵武灵王在公子章问题上的犹豫不忍,乃至于“欲分国为二”,都是这种新旧观念矛盾表现的结果。沙丘之变作为武灵王的悲剧,也是这种政治基础所导致的一个缩影。

  赵武灵王之后,赵国的主政者如奉阳君等人属于守旧集团的代表。沙丘之变时,李兑与公子成结为一党,李兑曾劝相邦肥义传政于公子成,遭到拒绝后又多次联络公子成,最后围主父于沙丘宫。政变后李兑立即掌握了赵国大权。另一些人如韩徐为则与齐国的薛公田文关系密切,尽管二者在赵国外交政策(对待齐、秦)上不同,甚至对立,但在政治上保守是一致的。赵惠文王六年(前293年),齐闵王欲攻宋,秦国反对,齐国因此到赵国“致蒙”行贿李兑,赵即支持齐攻宋。另外,有名的“触龙说赵太后”和“赵奢收税”之事,以及在是否接受冯亭献上党之地与赵等一系列重大问题面前,都说明旧贵族势力的思想意识对赵国政治制度的深刻影响。

  在战国时期改革大潮中,赵国的改革实行是较晚的,其虽然在军事上取得了成功,但在经济改革方面缺乏,都与赵国这样一个社会基础是联系在一起的。赵武灵王改革唯一的政治基础便是所谓的“简襄之烈”的改革精神。简襄精神为赵国立国之基,赵武灵王在推行改革中强调自己是依照“简襄之变”的先例,并以此说服了贵族势力,但是,赵国没有实行彻底而全面的社会改革,建立起一套与封建统一国家相适应的政治经济制度,在决定国家强盛的生产关系上进行彻底改革,这与简襄时期的改革是不能同日而语的。简单地把简襄的成就理解为扩疆拓土和吸收胡族文化,而没有把握其政治、经济、文化、制度改革的相关性、一致性,是武灵王改革失之偏颇的原因所在,这也决定了“胡服骑射”不是一次深刻的社会改革的真正原因。

  也有人认为,赵武灵王的改革也有政治上的措置,例如开明的民族和睦政策,在雁门、九原等地曾经释放奴隶等,加速了这一带的封建化进程,但这些措施只是在北方新疆域实行,并没有在赵国上下推开,换句话说武灵王实行的胡服骑射解决了赵国的军事问题,而没有真正实现赵国综合实力的固强。

  秦国自商鞅变法(前356-350年)后,除了迁都咸阳外,主要是推行郡县制,开阡陌,废井田,平度量衡。经济制度上的深入非常突出,并进行了“初为赋”和“初行钱”,导致封建经济进一步发展起来。秦国称王的时间是比较晚的(前325年秦惠文君首次称王,距离最早称王的魏惠王晚近20年),但称帝的时间却是最早的(前288年秦齐相约称帝),这说明商鞅改革的效果是非常大的。在组织制度上,张仪死后,秦国初置左右丞相、将军等,军事势力的发展同样是非常快速的,为对外扩张打下了基础。二十世纪以来,随着大批秦简的出土,为我们进一步了解秦国制度,特别是在法律文书和军制等方面展现的丰富内容,反映了秦人政治制度的完善和所达到的较高水平,这是其他国家尤其是赵国所欠缺的。

  我们并不否认赵国胡服骑射改革对中国战争史、军制史、服饰史、思想史所产生的重要影响,但从战国后期赵国所面临的形势来讲,赵国需要全方位的改革,特别是经济与政治制度的相应配套改革,赵国灭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它的改革只是单方面的,浅层次的,它既不能为赵国的对外扩张打下长久厚实的经济基础,也没有为赵国的社会发展奠定政治基础,同时也形不成造就治国人才的文化环境。这是在战国后期纵横战争形势下赵国由强变弱并最终走向灭亡的重要历史教益。

  赵孝成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45年)卒,子赵偃继位,是为赵悼襄王。悼襄王昏庸,废有德行的太子赵嘉,而立素无德行的赵迁为太子。赵悼襄王在位九年卒,赵迁继位,是为幽缪王。 公元前229年,秦攻赵国,赵幽缪王派李牧、司马尚率军抵抗。李牧为赵杰出的将军,曾经于公元前233年大败秦军于肥(今河北卢龙),因功而封武安君。秦将素畏李牧,于是使反间计,用重金收买赵幽缪王身边的宠臣郭开,郭开于是造谣说李牧与司马尚想谋反。幽缪王赵迁自幼昏庸,素无德行,听了谣言不加分析,就用赵葱和颜聚代替李牧、司马尚,并且杀死李牧。秦军闻李牧已死,秦将王翦于是率大军破赵,一仗就杀了赵葱。秦军长驱直人,破邯郸。俘虏了赵幽缪王。将其流放到河南房陵。赵国大臣共立赵嘉为代王,都于代城(今河北蔚县西南)。代三六年(公元前222年),秦军进军代城。代王嘉降秦,赵国亡。 赵惠文王二十年(前278年),廉颇向东攻打齐国,破其一军。赵惠文王二十年二(前276年),再次伐齐,攻陷九城。次年廉颇攻魏,陷防陵(今河南安阳南二十里),安阳城(今河南安阳县西南四十三里)。正是由于廉、蔺交和,使得赵国内部团结一致,尽心报国,使赵国一度强盛,成为东方诸侯阻挡秦国东进的屏障,秦国以后10年间末敢攻赵。 公元前266年,赵惠文王卒,孝成王立。这时,秦国采取应侯范睢“远交近攻”的谋略,一边跟齐国、楚国交好,一边攻打临近的小国。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年),秦国进攻韩地上党。上党的韩国守军孤立无援,太守冯亭便将上党献给了赵国。于是,秦赵之间围绕着争夺上党地区发生了战争。这时,名将赵奢已死,蔺相如病重,执掌军事事务的只有廉颇。于是,赵孝成王命廉颇统帅20万赵军阻秦军于长平(今山西高平县西北)(参见长平之战)。当时,秦军已南取野王(今河南沁阳),北略上党(今山西中部地区),切断了长平南北联系,士气正盛,而赵军长途跋涉而至,不仅兵力处于劣势,态势上也处于被动不利的地位。面对这一情况,廉颇正确地采取了筑垒固守,疲惫敌军,相机攻敌的作战方针。他命令赵军凭借山险,筑起森严壁垒。尽管秦军数次挑战,廉颇总是严束部众,坚壁不出。同时,他把上党地区的民众集中起来,一面从事战场运输,一面投入筑垒抗秦的工作。赵军森严壁垒,秦军求战不得,无计可施,锐气渐失。廉颇用兵持重,固垒坚守三年,意在挫败秦军速胜之谋。秦国看速胜不行,便使反问计,让赵王相信,秦国最担心、最害怕的是用赵括替代廉颇。赵王求胜心切,终于中了反间计,认为廉颇怯战,强行罢廉颇职,用赵括为将。虽然蔺相如力谏,指出只知纸上谈兵的赵括不适合担此重任,但赵王不听,任用赵括为将军。赵括代替了廉颇的职务后,完全改变了廉颇制定的战略部署,撤换了许多军官。秦国见使用赵括为将,便暗中启用武安君白起率兵攻赵。大败赵括军于长平,射杀赵括,坑赵兵四十余万。赵长平之战,赵国损失四十五万人。 长平之战后,秦国趁势包围赵都邯郸(参见邯郸之战),持续一年多,幸有魏公子信陵君窃取兵符相救得以不灭,但国力已大减。 燕以赵大伤于长平,以丞相栗腹为将,针对赵国“壮者尽于长平,其孤未壮”的状况,于秦昭襄王五十六年(前251年)举兵攻赵。赵使廉颇为将,指挥了著名的鄗代之战。他将全军分为两路,一路由乐乘率领直趋代地,抗击西路燕军,一路亲自率领,迎战燕军主力于鄗城(今河北柏乡县北)。廉颇指挥为保卫乡土而同仇敌忾的赵军,采取集中兵力打敌正面的战法,首战告捷,挫敌兵锋,打掉了燕军的嚣张气焰。接着,他率领赵军大败燕军主力,阵斩栗腹。燕军主帅被斩,惊慌溃退。廉颇抓住燕军败退之机,立命赵军乘胜追击,长驱500里,于前250年进围燕国都城蓟(今北京市)。燕王喜眼看燕国危在旦夕,只好答应赵国提出的割让5城等全部要求,向赵国求和。廉颇因功封信平君,为相国。廉颇任相国前后约六七年,多次击退入侵敌军,并伺机出击。前245年,带兵攻取了魏地笼阳(今河南内黄县西北),说明赵国国力又有恢复。 廉颇从长平免职回家,失去权势的时候,原来的门客都离开了。等到再被重用当将军,门客们又都聚拢上来。廉颇很是感慨,要他们退去,门客告诉他:这没什么奇怪。现在是以市场上的买卖方式交朋友,您有权势,我们就跟随您,您没有权势,我们就离开,这本是买卖常理。又有什么埋怨的呢? 秦始皇二年(前245年),赵孝成王卒,其子赵悼襄王继位。襄王听信了奸臣郭开的谗言,解除了廉颇的军职,派乐乘代替廉颇。廉颇因受排挤而发怒,攻打乐乘,乐乘逃走。廉颇于是离赵投奔魏国大梁(今河南省开封市)。廉颇去大梁住了很久,魏王虽然收留了他,却并不信任和重用他。赵国因为多次被秦军围困,赵王想再任用廉颇,廉颇也想再被赵国任用。赵王派遣使者宦官唐玖去带着一副名贵的盔甲和四匹快马到大梁去慰问廉颇,看廉颇还是否可用。廉颇的仇人郭开却唯恐廉颇再得势,暗中给了唐玖很多金钱,让他说廉颇的坏话。赵国使者见到廉颇以后,廉颇在他面前一顿饭吃了一斗米,十斤肉,还披甲上马,表示自己还可有用。但使者回来向赵王报告说:“廉将军虽然老了,但饭量还很好,可是和我坐在一起,不多时就拉了三次屎。”赵王认为廉颇老了,就没任用他,廉颇也就没再得到为国报效的机会。 楚国听说廉颇在魏国,就暗中派人迎接他入楚。廉颇担任楚将后,没有建立什么功劳。他说:“我思用赵人”(《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流露出对祖国乡亲的眷恋之情。但赵国终究未能重新启用他,致使这位为赵国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一代名将,抑郁不乐,最终死在楚国的寿春(今安徽省寿县)。十几年后,赵国被秦国灭亡(参见秦灭赵之战)。 廉颇的陵墓在今安徽省寿县城北7公里的八公山之放牛山西南坡上,墓面西,周长300米,西临淮河,南北东三面环山,一代风流领山川之胜,英风浩气激荡千秋。

  展开全部公元前262年,秦昭王派大将白起攻打韩国,占领了野王城,切断了韩国上党郡和国都的联系。韩国想献出上党郡向秦求和,但是上党郡守冯亭不愿降秦,将上党郡献于赵国,请赵国发兵取上党郡。

  赵国很高兴获得了上党郡,但确对由此秦国发动战争估计不足,以至于初期节节败退,“昭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秦派左庶长王龅攻韩,夺取上党。上党的百姓纷纷逃往赵国,赵驻兵于长平(今山西省高平市长平村),以便镇抚上党之民。四月,王龅攻赵。赵派廉颇为将抵抗。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败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秦军又攻赵军垒壁,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

  廉颇根据敌强己弱、初战失利的形势,决定采取坚守营垒以待秦兵进攻的战略。这个策略应该是当时的最佳应对方法。

  但赵王为此屡次责备廉颇。秦相应侯范雎派人携千金向赵国权臣行贿,用离间计,散布流言说:“秦国所痛恨、畏惧的,是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廉颇容易对付,他快要投降了。”赵王既怨怒廉颇连吃败仗,士卒伤亡惨重,又赚廉颇坚壁固守不肯出战,因而听信流言,便派赵括替代廉颇为将,命他率兵击秦。

  对于赵国派赵括代替廉颇这件事上,赵国大臣中只有蔺相如表示了明确反对,虽然蔺相如力谏,指出只知纸上谈兵的赵括不适合担此重任,但赵王不听(蔺相如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秦国见使用赵括为将,便暗中启用武安君白起率兵攻赵。大败赵括军于长平,射杀赵括,坑赵兵四十余万。赵长平之战,赵国损失四十五万人。

  但长平之战并不意味着赵国灭亡。秦国在长平之战后趁势包围赵都邯郸,邯郸之战持续一年多,幸有魏公子信陵君窃取兵符相救得以不灭,但赵国国力已大减。

  燕以赵大伤于长平,以丞相栗腹为将,针对赵国“壮者尽于长平,其孤未壮”的状况,于秦昭襄王五十六年(前251年)举兵攻赵。赵孝成王十五年(公元前251年),赵军在廉颇的指挥下,在鄗(今河北高邑东)、代(今河北蔚县东北)大败燕军。

  直到公元前229年,秦派将军王翦领兵攻赵,前228年秦军进入邯郸,赵王献出地图投降,赵国遂亡。赵公子嘉在代地称王,也就是建立了代国,继续苟延残喘着.并且一直在坚持抗秦,最后秦攻辽东的时候,一举把代也灭了,这个时候赵才算真的灭亡。

  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是为了统一全国,从现实的、中短眼光来说,一是秦赵接壤,秦不击败赵国,一旦赵国有了机会就会攻打秦国,比如赵武灵王“欲南下直袭秦”,庞煖“攻秦蕞”等;二是赵国力量强大,秦国始终都感觉到巨大的威胁,尤其是赵国有乐毅、廉颇、赵奢、乐乘、李牧、庞煖等威震列国的大将,又有乐毅、蔺相如、赵奢、赵胜、虞卿、毛遂等名震一时的良臣;第三、为了打破六国的合纵,苏秦合纵,各国尊赵国国君为合纵长,又有邯郸之战、庞煖合纵等对秦国威胁巨大的威胁活动,都是由赵国主导的;第四,为了放开手脚的攻打韩、魏、楚,秦国多次攻打三国都担心赵国袭击其后,为了防止赵国联合其他国家对秦形成两面夹击之势,秦国一定要打败秦国,否则秦很难保证赵国不攻其后,比如,白起攻打楚国都城郢时,秦昭王就邀赵惠文王渑池相会,秦多次攻打大梁,都在赵国的救援下使得秦不得不折兵而返。

本文链接:http://vol747.com/huanqipozhao/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