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换旗破赵 >

死后被追封为烈侯的西汉名将是

归档日期:08-14       文本归类:换旗破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卫青(?~公元前106年),字仲卿,汉族,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西汉武帝时的大司马大将军。战法革新始破匈奴,首次出征奇袭龙城打破了自汉初以来匈奴不败的神话,曾七战七胜,以武钢车阵大破伊稚斜单于主力,为北部疆域的开拓做出重大贡献。卫青善于以战养战;用兵敢于深入 ,奇正兼擅;为将号令严明,与士卒同甘苦;威信很高,位极人臣,但从不养士。元封五年,长平侯卫青逝世,起冢如庐山,葬茂陵东北。谥号为‘烈’。

  字仲卿,汉族,今山西临汾市人。西汉武帝时的大司马大将军。战法革新始破匈奴,首次出征奇袭龙城打破了自汉初以来匈奴不败的神话,曾七战七胜,以武钢车阵大破伊稚斜单于主力,为北部疆域的开拓做出重大贡献。卫青善于以战养战;用兵敢于深入 ,奇正兼擅;为将号令严明,与士卒同甘苦;威信很高,位极人臣,但从不养士。元封五年,长平侯卫青逝世,起冢如庐山,葬茂陵东北。谥号为‘烈’。

  孔光(前65—5年4月28日),自幼随父徙居长安,聪颖好学,通经学,年未二十即举为议郎。孔光字子夏,孔子十四世孙。后光禄勋匡衡推举其为方正,入朝任谏大夫。他性格刚正,直谏无忌,常不合元帝之意,被贬出朝任一小官,后辞官回家收徒讲学,所教弟子多数成就为博士、大夫。成帝即位,举为博士,几次到各地检查冤狱,教化风俗,赈济灾民,后迁为仆射、尚书令、御史大夫。绥和二年(前7年)又升为大将军,继而拜为丞相,封博山侯。哀帝刘欣即位,封为千户。后因在朝中力主扶正除邪,傅太后指使亲信加以诋毁,被罢免还乡。孔光回乡不到一年,朝中接连换了三位丞相,廷议皆不如孔光。元寿元年(前2年)正月朔日有蚀,十余日后,傅太后驾崩,哀帝问光日蚀事,光以“日者众阳之宗,人君之表”相答,并告诫哀帝:“放远谗说之党,援纳断断之介,退去贪残之徒,进用贤良之吏;平刑罚,薄赋敛,恩泽加于百姓,诚为政之大本,应变之至务也。”哀帝又令孔光入朝,授光禄大夫,不久再拜为丞相。他与大司空何武拟定限田、限奴婢方案,规定逾限者归官,以缓和激化的阶级矛盾。因遭贵族官僚反对,未能实施。哀帝死后,平帝刘年仅9岁,由太皇太后临朝称制,政事尽委于大司马王莽。孔光耽心有不测之事,上书请求辞官回乡。于是,按王莽之意拜孔光为太傅,次年拜为太师。后称病辞职。元始五年四月乙未(初一)日(5年4月28日),孔光病故。太后令谏大夫持节护丧,公卿百官吊唁送葬。谥“简烈侯”。

  卫青(?~公元前106年),字仲卿,汉族,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西汉武帝时的大司马大将军。战法革新始破匈奴,首次出征奇袭龙城打破了自汉初以来匈奴不败的神话,曾七战七胜,以武钢车阵大破伊稚斜单于主力,为北部疆域的开拓做出重大贡献。卫青善于以战养战;用兵敢于深入 ,奇正兼擅;为将号令严明,与士卒同甘苦;威信很高,位极人臣,但从不养士。元封五年,长平侯卫青逝世,起冢如庐山,葬茂陵东北。谥号为‘烈’。虽然卫青战功显赫,权倾朝野,但从不结党。对士卒体恤较多,与将士同甘苦,威信很高。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卫青病逝,汉武帝为纪念他的彪炳战功,嘉其陪葬茂陵东北,“起冢像卢山(阴山)”。谥号为“烈”。《谥法》云:有功安民曰烈。以武立功。秉德尊业曰烈。

  元封五年(前106年),卫青去世,谥号烈侯,取《谥法》“有功安民曰烈。以武立功。秉德尊业曰烈”之意。 汉武帝命人在自己的茂陵东为卫青修建了一座‘阴山’形状(匈奴境内的一座山)的墓冢,以象征卫青一生的赫赫战功。

  卫青是平阳侯府中奴仆卫媪与平阳县吏郑季的私生子,幼年被送至生父家寄养,但被前妻所生儿子歧视,后来便独自离开父家回到母亲身边一起生活,并改随娘家姓卫。之后卫青在平阳公主门下做骑奴(马夫),每当公主出行,卫青即骑马相随。

  建元二年春,他的三姐卫子夫被借霸上扫墓之机做客平阳府的汉武帝相中后带入宫中,卫青相随入宫“给事建章营”。后来因为卫子夫怀孕,导致陈皇后妒忌,陈皇后之母馆陶长公主便派人绑架卫青企图杀害,但被卫青的朋友公孙敖带人救出。汉武帝得知后十分震怒,当着陈皇后和馆陶长公主的面提拔卫青为建章监、侍中,封卫子夫为地位仅次于皇后的夫人,并大肆封赏卫家及公孙敖等人,数日间给卫青的赏赐便达到千金之多。

  同时,汉武帝开始设立身边的亲信为内朝官,用以抗衡九卿贵族为主的“外朝”,从此卫青开始被汉武帝重用,又被封为太中大夫,卫氏一家也从此开始显贵。

  传说卫青年轻时随从主人入宫办事,在甘泉宫前碰见一位带着枷锁的犯人为他看面相,说他“贵人也,官至封侯”。而卫青则回复:“人奴之生,得无笞骂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

  卫青育有三子(卫伉、卫不疑、卫登),从卫青元朔五年封大将军而三子在“襁褓”中来看,三个孩子的母亲可能并非一人。后来与汉武帝姊平阳公主(其前夫为平阳侯曹时,是卫青以前的主人)联姻,平阳公主与卫青结伴终生,死后与他同葬,没有为他生儿育女。

  元光六年,匈奴举兵南下直指上谷地区。汉武帝出兵四万、兵分四路,果断地任命了初出茅庐的卫青为车骑将军,同李广、公孙敖、公孙贺一起迎击匈奴。这次虽然是卫青的首次出征,但他骁勇善战,直捣龙城,杀敌七千后得胜而回。汉武帝见四路大军除卫青凯旋外非败即退,赏识有加,封他为关内侯。

  次年春,卫青领兵四万出征云中,围歼匈奴白羊王、楼烦王两部,斩首并俘虏匈奴数千、牛羊百万计,收复河套地区,卫青所部全甲而还。此战解决了匈奴人长期对京城长安的威胁,汉武帝随后在河朔地区移民屯田,建立朔方郡,为将来对匈奴作战打好了根据地。卫青因此被封为长平侯,加封三千八百户侯。

  匈奴人不甘心失败,新任单于伊稚斜即位后开始疯狂反扑。自元朔三年夏季开始,匈奴先是数万骑兵攻入代郡,杀太守共友,掳掠千余人。同年秋季又攻入雁门,杀掠千余人。元朔四年又各三万骑攻入代郡、定襄、上郡,杀掠数千人。特别是匈奴右贤王,因为怨恨汉朝夺走了他领地内的河南地并筑造朔方城,多次骑兵扰边进攻河朔地区,杀掠吏民甚众。为了先发制人,元朔五年春,汉武帝命卫青率领骑兵三万出高阙,由各部汉军共近十万人配合其行动。卫青部出塞急行军六七百里,趁黑夜突袭右贤王部,右贤王无力抵挡,携爱妾独自逃跑。汉军俘获匈奴一万五千人、贵族十余人、牛羊数百万。汉武帝拜其为大将军,统领全部汉军,并加封八千七百户侯。卫青三个尚在襁褓中的儿子也被封侯,但是被卫青婉拒,要求转而奖赏其部下。卫青部下因此共十一人被封侯。

  元朔六年春、夏,卫青两次率领十余万骑兵出击漠南伊稚斜单于大本营,歼敌过万人。但部下苏建、赵信部三千人遭遇单于主力全军覆没,卫青不益封,赐千金。校尉张骞被封为博望侯。卫青的外甥霍去病此战独自领八百骑出击,俘虏匈奴单于的叔父和国相,斩敌单于的祖父等2028人,崭露头角。

  元狩四年春,汉武帝以十四万匹战马及五十万步卒作为后勤补给兵团,授与卫青与霍去病各率领五万骑兵,兵分两路,跨漠长征出击匈奴。汉军原本计划由霍去病西出定襄出击单于本部,卫青东出代郡打击左贤王,但是捉来的匈奴俘虏放出消息却说所单于部在东面。因当时汉武帝计划让霍去病对抗单于主力,给他优先分配了精兵,便下令卫霍两军对调行军路线,改由霍去病东出代郡,卫青所部则西出定襄。

  但卫青出塞后北行千余里,与以逸待劳的单于本部主力相遇。此时汉军刚刚远涉人困马乏,而负责侧路迂回的李广、赵食其所部因为迷路没赶到战场参战。在危急的情况下,卫青果断下令部队用武钢战车结环列阵,并用五千骑兵配合军阵对抗匈奴骑兵的冲锋,以削弱其锐气。双方鏖战整日至傍晚时分,忽然“大风起,沙砾击面”,卫青便抓住战机,利用风沙的掩护两翼出击,一举击溃了单于部队。单于见势不妙,乘六匹骡马与数百随从突围逃跑,群龙无首的匈奴军也随之溃散大败。汉军掩杀阵斩万余人,追袭二百余里却没能追上单于,行军至赵信城,补给整编一日后将其彻底捣毁,然后班师回朝。在回军的路上才遇到李、赵二人的部队。

  匈奴方面,伊稚斜单于战后失踪数日,以至于匈奴人皆以为其已死,右谷蠡王自立为王当了单于,直到伊稚斜重新出现才让位归还。

  这一战役卫青所部以弱击强,斩获近两万人,一举烧毁匈奴重要据点赵信城,给匈奴以沉重打击,史称漠北之战。此战彻底打垮了匈奴的主力,使匈奴元气大伤,逐渐向西北迁徙,出现了“漠南无王庭”;

  卫青与霍去病同时被拜为大司马,因李广、赵食其部迷路失期未能及时合围而走失单于,卫青属下未能受封。漠北战役意义重大,基本解除了匈奴对汉朝的军事威胁,但也付出了较重的代价,出征的14万马匹仅三万余匹返回。匈奴远遁,加之马匹缺损,到卫青去世的十四年,汉朝未对匈奴大规模用兵。

  老将李广因为迷路而没能参战,因丧失了立功封侯的最后机会,又延误战机的过失需受到军法追究,一怒之下拔刀自尽。李广的儿子李敢,当时是霍去病的部下,听说父亲死讯,认为卫青是陷害父亲,因此至卫青府上闹事并击伤卫青。卫青本人没有追究李敢,但霍去病却不能接受部属冒犯自己的舅舅,不久就在甘泉宫狩猎时射杀了李敢。武帝知道后,便用“鹿触杀之”的说法了结了此事。

  卫青一生战功赫赫,《史记》记载其所得封邑总共有一万六千七百户,《汉书》为二万二百户。

  身为大司马大将军,位极人臣,卫青却从不养士。自元狩六年,大司马有太尉权;汉朝时,大将军为皇帝以下最高军政首脑,位在丞相之上。(《汉官仪》载:“汉兴,置大将军,位丞相上。” 《文献通考》卷五十九云:“大将军内秉国政,外则仗钺专征,其权远出丞相之右。”)

  卫青的一生共七次率兵出击匈奴,本部无一败绩。治军严明,能与士卒同甘共苦,作战骁勇,深受将士爱戴。其中淮南王刘安的谋士伍被对卫青的评价尤其之高,称其‘才干绝人,众将皆为其所用’,以至于淮南王谋反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要刺杀卫青。

  尽管品德高尚,却因不养士很少得到文士的称颂。部下苏建曾建议卫青:“大将军至尊重,而天下之贤士大夫无称焉,愿将军观古名将所招选者,勉之哉!”劝他巴结文人、收买门客以在社会上制造有利于自己的舆论。而卫青拒绝:“自魏其、武安之厚宾客,天子常切齿。彼亲待士大夫,招贤黜不肖者,人主之柄也。人臣奉法遵职而已,何与招士!”尽管功勋卓著,卫青为人谦逊低调,从不仗势跋扈,《史记》中评价他“为人仁善退让,以和柔自媚于上”。汉臣汲黯从不对卫青礼拜,而卫青不但不生气,反到更加敬重汲黯。

  元封五年,卫青去世,谥号烈侯,取《谥法》“有功安民曰烈。以武立功。秉德尊业曰烈”之意。 汉武帝命人在自己的茂陵东为卫青修建了一座‘阴山’形状的墓冢,以象征卫青一生的赫赫战功。

  司马迁《史记》中对卫青的评价十分微妙。一方面,司马迁在《卫将军骠骑列传》中强调卫青的外戚身份,着重描写卫青低调怀柔的处世作风,对其战功的叙述却远不如李广的事迹详细,以至于后世的黄淳耀(明)评论:“太史公以孤愤之故,叙广不啻出口,而传卫青若不值一钱,然随文读之,广与青之优劣终不掩。”认为司马迁对李广和卫青的评价不公。黄震(宋)在《史记评林》中则认为:“凡看卫霍传,须合李广看。卫霍深入二千里,声振华夷,今看其传,不值一钱。李广每战辄北,困踬终身,今看其传,英风如在。史氏抑扬予夺之妙,岂常手可望哉?”

  另一方面,司马迁又在《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间接借淮南王谋士伍被之口赞誉卫青“大将军遇士大夫有礼,于士卒有恩,众皆乐为之用”、“骑上下山若蜚,材干绝人”、“号令明,当敌勇敢,常为士卒先”、“休舍,穿井未通,须士卒尽得水,乃敢饮。军罢,卒尽已度河,乃度。皇太后所赐金帛,尽以赐军吏”、“虽古名将弗过也”,赞扬卫青谦逊知礼、才能出众、爱护将士,是古来少有的良将。后世有人认为,司马迁之所以如此矛盾,是因为他忌讳卫青的出身背景(贱民出身、私生子、外戚身份),加上卫青位极人臣但是低调怀柔而得以善终不符合他的欣赏品位(司马迁自身的经历使他对项羽、李广、郭解一类个性飞扬并且富于悲剧色彩的人物往往赞誉更多),因此不愿意直接公开的赞赏卫青。

  司马迁在《史记》中对卫青的描写影响了不少后人。他把卫青和霍去病与李延年之类的“内宠嬖臣”一起放在《佞幸列传》中评论,尽管在强调他们“外戚贵幸”的身份外特意指出卫、霍二人“然颇用材能自进”,但还是给了一些后人“卫青仅是个靠了皇后裙带关系的小人”的印象。王维“卫青不败由天幸”的诗词也认为卫青没有真本事,而只是运气好才不打败仗。另外,因为司马迁认为卫青是有意偏袒公孙敖而排挤李广去走东路,导致李广迷路失期最后自杀。实际上恰恰相反,李广的迷路失期让漠北大战错失了合围单于的最好时机,幸有卫青临危不乱,以武钢车对敌,才得以在弱打强的大战中反败为胜。

  有人甚至因为《史记》中将卫青、霍去病与汉武帝的男宠韩嫣、李延年等并称“宠”,以及《史记·汲郑列传》中记载汉武帝对卫青十分随便不拘礼,从而联想出他们中有同性恋行为。苏东坡曾在《东坡志林·人物》中借此题发挥写过一篇文章嘲讽卫青是献媚之徒。

  与文人墨客的毁誉参半相比,自古兵家对卫青的评论非常之高。古代评价名将,常有“孙吴白韩,颇牧卫霍”(孙武、吴起、白起、韩信、廉颇、李牧、卫青、霍去病)的说法。东汉时期曹操的三子曹彰曾言:“大丈夫当学卫青、霍去病,立功沙漠,长驱数十万众,纵横天下,何能作博士耶?”唐朝名将李靖曾评:“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正奇兼善者如孙武、卫青、诸葛亮廖廖数人耳。”宋朝抗金名将岳飞则言:“卫青、霍去病,将之典范,吾当效之。”同时高度赞赏卫青的武钢车阵,认为“战法革新破匈奴,卫青始”。同一时期的南宋名将宗泽也言:“为将者当学卫青。”此外,苏洵也称赞:“汉之卫、霍、赵充国,唐之李靖、李绩,贤将也。汉之韩信、黥布、彭越,唐之薛万彻、侯君集、盛彦师,才将也。贤将既不多有,得才者而任之可也。”何是非则在《霍去病传》中言:“昔者,汉武之有事于匈奴也,其世家宿将交于塞下。而卫青起于贱隶,去病奋于骄童,转战万里,无向不克,声威功烈震于天下,虽古之名将无以过之。二人者之能,岂出于素习耶?亦天之所资也。”批驳“卫、霍发迹于裙带”的说法。李惟清则有“汉有卫青、霍去病,唐有郭子仪、李晟”的说法。明太祖朱元璋曾用“仲卿、药师”(“仲卿”指卫青,“药师”指李靖)赞誉在捕鱼儿海战役中击溃北元的名将蓝玉。戚继光则感叹:“卫青、霍去病、谢玄、岳飞、中山武宁王,抑神仙乎?抑是我辈之人乎?”曾国藩在书中提到:‘有为者“不宜复以资地限之。卫青人奴,拜将封侯,身尚贵主。此何等时,又可以寻常行墨困奇倔男子乎!”更称:“作战在我不在敌,关键不拘于泥,昔汉将卫青、霍去病勇于革新战法,远渡绝漠,运动于敌之软肋,出敌不意,攻敌无备,故百战百胜。”。

本文链接:http://vol747.com/huanqipozhao/242.html